<del id="vt1zl"><ins id="vt1zl"></ins></del><ins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/i></ins><var id="vt1zl"><del id="vt1zl"></del></var>
<menuitem id="vt1z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t1zl"></var>
<cite id="vt1zl"></cite>
<listing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/i></listing><address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/i></address>
<menuitem id="vt1z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t1zl"><span id="vt1zl"><th id="vt1zl"></th></span></var><ins id="vt1zl"><span id="vt1zl"><progress id="vt1zl"></progress></span></ins>
<progress id="vt1zl"></progress>
<cite id="vt1zl"><del id="vt1zl"><address id="vt1zl"></address></del></cite><thead id="vt1zl"></thead>
<address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address id="vt1zl"></address></i></address><progress id="vt1zl"></progress>
<var id="vt1zl"></var>
<address id="vt1zl"><del id="vt1zl"><dl id="vt1zl"></dl></del></address>
<cite id="vt1zl"></cite>
返回列表 發帖

[歷史軍事瘋狂] 北宋大丈夫 第1031章 朕心甚慰,硬漢陳忠珩 迪巴拉爵士





啃書│啃書網│啃書閣│啃書論壇│瘋狂中文│瘋狂中文網│瘋狂中文網論壇www.okrg.net 瘋狂書庫www.fkzww.com
    趙允讓的笑聲極有感染力,極為放松。

    他就斜躺在榻上,敞胸露懷。身后的阿蘇在給他撓背,神色淡然。

    沈安想起了自己遇到煩惱事兒的糾結,就問道:“在當今官家進宮之前,您的日子并不好過,您為何能保持豁達呢?”

    該叫罵就叫罵,罵趙禎,罵宰輔,誰都敢罵。

    人在年輕時會有些肆無忌憚,不會顧及什么影響或是后果,想做就做,想說就說。

    可等漸漸年長后,閱歷會告誡你這樣做會引發什么不好的后果,這樣說別人會記恨你……

    于是你就漸漸的少言寡語,行動緩慢。

    這種變化被稱之為穩重。

    而趙允讓卻壓根就沒有這種變化,他的叫罵聲能傳出府門,他的暗器讓兒孫們聞風喪膽……

    沈安覺得這等人生狀態當真是愜意之極。

    可你怎么就能這么愜意呢?

    “哈哈哈哈!”

    趙允讓笑了起來,說道:“人就是這么一回事,活一日就是一日,你整日想著明日會如何,明年會如何,以后會如何……兒孫會如何……想來想去屁用沒有,反而讓人焦躁不安,越發的煎熬……既然如此,那老夫為何還要憂慮?想怎么活就怎么活,到死的那一日,老夫能說一句此生自在,這便是成仙成佛了。”

    沈安低頭,只覺得自己離這個境界差的很遠。

    “你是有所求!”趙允讓淡淡的道:“有所求就沒法靜心,就會焦躁不安……”

    這老家伙竟然是聽天由命?

    沈安覺得很好奇,就抬頭,卻發現趙允讓有一只眼睛竟然是烏青的。

    這個怎么像是被揍了一拳呢?

    沈安想不到誰敢揍趙允讓一拳,所以有些困惑。

    趙允讓看出了他的困惑,淡淡的道:“老夫走路不小心撞到了樹。”

    我信你個鬼,你就忽悠吧!

    沈安隨后進宮去請示趙曙。

    “書院啊!”

    趙曙看著頗為精神,手中握著一份文書舍不得放下。

    “明日開門授課,學生們如何了?”

    他有些漫不經心的瞟了手中的文書一眼,陳忠珩趁機在邊上給沈安使眼色,左邊眉毛挑起,左邊的臉頰不停的顫動,就像是抽筋了一般。

    這是心情不好?

    沈安表示收到,然后正色道:“官家,那些學生都很老實,家里的……那些宗室長輩們都很支持書院……說是只管打罵,不聽話打死勿論,就當是沒生過這個兒子……”

    沈安當時聽到這話也有些懵,心想這些學生又不是人質,弄的那么兇險干啥?

    陳忠珩又開始擠眉弄眼,沈安還在領悟他的意思,趙曙偏頭看到了。他也不言語,就這么靜靜的看著這兩人在眉來眼去。

    陳忠珩這次換了右邊眉毛挑起來,右邊的臉頰顫動的不自然,看著就像是抽筋不利索。

    他的眼睛擠擠,頭還上揚了一下。

    他想告訴沈安,官家剛才提到了你去郡王府的事兒,好像很生氣。

    你啥意思啊!

    沈安看了半晌,覺得不是壞事的意思。

    那你還擠眉弄眼的作甚?

    于是沈安就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嘴唇,又搖搖頭,示意哥知道了,回頭送你醬料。

    陳忠珩氣得想打人,心想某老陳是那等饞嘴的人嗎?

    他剛想再暗示一番,可卻覺得有些太安靜了些,怎么好像呼吸都停住了的模樣。

    他緩緩側臉,就看到了趙曙。

    趙曙單手托腮,就這么看著他。

    “擠眼睛是什么意思?”

    趙曙真的很有興趣知道。

    陳忠珩噗通一身跪下,“臣有罪。”

    在趙曙的面前和人眉來眼去的傳遞信息,你想怎么死?

    趙曙不是趙禎,這位帝王對內侍沒好感,能打死的絕不會打殘。

    可趙曙卻淡淡的道:“起來吧。”

    竟然不懲罰?

    這是太陽打南邊出來了啊!

    還是我老陳最近人品爆發,多次任勞任怨都被官家看在了眼里……

    老子的人品就是好啊!

    陳忠珩覺得自己逃過一劫,不禁在心中感謝著滿天神佛。

    趙曙看著沈安,問道:“郡王的身體如何?”

    話才出口他就后悔了。

    果然,沈安很是誠懇的道:“郡王說每日依舊能喝酒玩女人。”

    趙曙的臉頰顫抖了一下,問道:“明日書院開門,你準備怎么做?”

    皇帝親爹竟然在宮外瀟灑,這個是比較牛筆的。而且大把年紀還是個老不修,更是讓人敬佩有加。

    沈安說道:“臣已經請了郡王明日去坐鎮,郡王德高望重,想來明日會非常的和氣。”

    和氣?

    趙允讓去了絕壁是要橫眉怒目,看誰不順眼就開罵。

    比如說那個趙宗諤是混不吝,誰的身邊都敢去放屁,可趙允讓那里他就不敢。

    想到自家老爹明天要去宗室書院破口大罵,趙曙就覺得很欣慰。

    府里的那些兄弟子侄們被罵慘了,這次換個地方,想來會多些靈感。

    趙曙心中歡喜,再問道:“郡王看著心情可好?”

    “好,好得不得了。”

    除去一只烏青眼之外,沈安沒發現趙允讓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,可看趙曙神色不對勁,就決定再回去看看。

    “你去吧。”

    趙曙滿懷惡意的想著明日的開門,不禁為那些宗室默哀一瞬。

    稍后陳忠珩得了空閑,就出去歇息。

    他的身邊永遠都不缺迎奉的人,走到哪就是中心。

    “都知,先前您在那邊給沈縣公使眼色的時候,官家就在看著你們,那時小人真的是為您捏了一把汗啊!”

    陳忠珩淡淡的道:“某忠心耿耿,官家一切都看在了眼里,自然不會因為小過而責罰某。”

    “是啊!都知在官家的面前多有眷顧,這大宋開國百年,如都知這般的好像還沒有過吧?真是厲害啊!”

    眾人都紛紛贊美,陳忠珩矜持的道:“在官家的身邊要穩重些,這些話以后就別說了。”

    眾人都應了,有人說道:“陳都知高風亮節,當真是我輩的楷模。”

    “某若是有都知的一半本事,早就脫胎換骨了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內侍沒根,就是無根的浮萍,所以極為喜歡這些恭維話。

    陳忠珩只覺得美滋滋的,稍后正準備回去時,一個內侍過來了,說道:“都知,官家剛才吩咐了,說是……”

    他看了陳忠珩一眼,很是沉痛的模樣。

    陳忠珩心中一個咯噔,心想官家難道是現在才發作?

    要怎么處罰?

    多半是要罰俸吧?

    我的錢啊!

    “說吧。”

    來人說道:“官家說讓您繞著內宮跑……跑五十圈……”

    臥槽!

    陳忠珩差點腿軟了,然后強笑道:“聽錯了吧?”

    五十圈,雖然內宮比不上漢唐的大,但跑一圈下來也夠受的,五十圈……

    來人苦著臉道:“都知,小人還專門問了一句,說是五十圈嗎?官家聽了歡喜,就扔了茶杯,您看……”

    他指指額頭,上面有個紅印子。

    陳忠珩咬牙道:“沒事,官家這是覺著某最近胖了不少……”

    于是宮中就多了一道風景:陳忠珩陳都知在繞圈跑。

    而沈安此刻也再次來到了郡王府。

    郡王府外面跪著一個男子,此刻正在哀求。

    “……郡王,某那一拳真不是有意的……”

    此人沈安有些印象,是宗室里的人,和趙宗諤他們是一輩的。

    我去,趙允讓的一只烏青眼就是這貨打的?

    有膽!

    ……

    在宮中,張八年進來稟告詳細情況。

    “官家,那些人聽聞明日書院開門,就鼓噪了起來,說是要去堵門。郡王得了消息,就叫了趙允良去叫人,然后郡王帶著他們去……去突襲了那伙人。”

    什么突襲,就是偷襲。

    那伙人正在酒樓里喝酒,發誓明天要讓書院好看,誰知道趙允讓帶著人沖了進來,見人就打。

    老趙大獲全勝,得意洋洋的追殺著,卻被一拳揍了個烏青眼。

    趙曙看著手中的文書,嘆道:“也該……就算是要打,也該在后面,怎么……怎么就沖到前面去了?”

    他先前很生氣,但現在聽到自家老爹的豪邁之后,氣消散了大半。

    可老趙年歲不小了,真要有個什么閃失,那怎么辦?

    張八年說道:“官家,郡王身先士卒,喊的最多,打的最多。”

    換句話說,老趙的嗓門最大,打的最是酣暢淋漓。

    想到老父親挽著袖子,帶著一幫子宗室小年輕去打群架,趙曙就覺得很是……

    “朕心甚慰啊!”

    老父親還能打架,就說明身子骨不錯,真的很好啊!

    趙曙的心情一好,就問道:“陳忠珩跑多少了?”

    邊上那個一臉沉痛的內侍說道:“官家,陳都知跑二十圈了。”

    “才二十圈?他如何了?”

    “陳都知的身上全是汗水,全濕透了,喘息的聲音百步開外都能聽到,摔了不少次……”

    趙曙拿起那份文書,上面是遼國和西夏混戰的具體情況。

    “官家,為了這份消息,皇城司死了五個弟兄。”

    趙曙微微低頭,“加厚撫恤。”

    他是帝王,不是見到秋風就落淚的文青。

    “讓他再跑五圈,剩下的二十五圈,看朕的心情,以后處罰。”

    五圈之后,陳忠珩一頭栽倒在地上,幾個內侍趕緊過去扶著他起來,“趕緊叫了郎中來。”

    “某……某無事……無事……小事……小事……”

    陳忠珩想裝個硬漢,可大腿拉傷的肌肉卻突然抽搐了一下。

    “哦……”

    這慘叫聲纏綿而婉轉,幾個宮女不禁轉身過去,面紅耳赤。

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

TOP

收入水平不到自城市平均水平的一半,給所在城市抹黑了!(在YouTube的新聞,資本主義經濟學家說,全世界霸道不到10%的人占據著90%的財富,刨去這部分,看平均值,你可以挺起胸膛,這種制造階級矛盾,破壞社會和諧的言論難怪會被封端口)
還不起30年的房貸,我改去租房,在房租的壓力下,我一直用唯心主義樂觀精神支持著不去見馬克思。   
不少開防盜章的作者,自爆倒霉事,如果是假的那是時候不到,如果是真的,那就是開防盜缺德沒人品,詛罵人太多了。
好多挨噴的寫手抱怨請訂閱后再噴,其實他們也知道那是別有用心的寫手小號噴的,就是借機求訂閱開延時假章節。很多開延時假章節的寫手為什么不防了,要么是專心文筆,訂閱高了。要么就那么多人訂,不專心提高文筆,沒意思了沒訂閱撲了。
一覺醒來。日上三竿。有日。有上,有小三,還有和諧版的干,簡直是成語中的戰斗語!

TOP

返回列表
老时时彩012走势图
<del id="vt1zl"><ins id="vt1zl"></ins></del><ins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/i></ins><var id="vt1zl"><del id="vt1zl"></del></var>
<menuitem id="vt1z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t1zl"></var>
<cite id="vt1zl"></cite>
<listing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/i></listing><address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/i></address>
<menuitem id="vt1z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t1zl"><span id="vt1zl"><th id="vt1zl"></th></span></var><ins id="vt1zl"><span id="vt1zl"><progress id="vt1zl"></progress></span></ins>
<progress id="vt1zl"></progress>
<cite id="vt1zl"><del id="vt1zl"><address id="vt1zl"></address></del></cite><thead id="vt1zl"></thead>
<address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address id="vt1zl"></address></i></address><progress id="vt1zl"></progress>
<var id="vt1zl"></var>
<address id="vt1zl"><del id="vt1zl"><dl id="vt1zl"></dl></del></address>
<cite id="vt1zl"></cite>
<del id="vt1zl"><ins id="vt1zl"></ins></del><ins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/i></ins><var id="vt1zl"><del id="vt1zl"></del></var>
<menuitem id="vt1z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t1zl"></var>
<cite id="vt1zl"></cite>
<listing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/i></listing><address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/i></address>
<menuitem id="vt1z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t1zl"><span id="vt1zl"><th id="vt1zl"></th></span></var><ins id="vt1zl"><span id="vt1zl"><progress id="vt1zl"></progress></span></ins>
<progress id="vt1zl"></progress>
<cite id="vt1zl"><del id="vt1zl"><address id="vt1zl"></address></del></cite><thead id="vt1zl"></thead>
<address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address id="vt1zl"></address></i></address><progress id="vt1zl"></progress>
<var id="vt1zl"></var>
<address id="vt1zl"><del id="vt1zl"><dl id="vt1zl"></dl></del></address>
<cite id="vt1zl"></cite>
斗地主单机版不用流量 天宇棋牌代理网址 酒店小姐多少费用 晚上摆摊卖油炸串赚钱吗 篮球规则有多少条 bbin电子游戏有多少种 大本赢彩票 福州快餐女哪些地点有 怎么在微信接广告赚钱 拾味爸爸靠什么赚钱 以太坊价格预测2020 愛赢彩票开户注册 成都红灯区一览表2019 上海高频彩 网易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香港内部透码一肖一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