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 id="vt1zl"><ins id="vt1zl"></ins></del><ins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/i></ins><var id="vt1zl"><del id="vt1zl"></del></var>
<menuitem id="vt1z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t1zl"></var>
<cite id="vt1zl"></cite>
<listing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/i></listing><address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/i></address>
<menuitem id="vt1z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t1zl"><span id="vt1zl"><th id="vt1zl"></th></span></var><ins id="vt1zl"><span id="vt1zl"><progress id="vt1zl"></progress></span></ins>
<progress id="vt1zl"></progress>
<cite id="vt1zl"><del id="vt1zl"><address id="vt1zl"></address></del></cite><thead id="vt1zl"></thead>
<address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address id="vt1zl"></address></i></address><progress id="vt1zl"></progress>
<var id="vt1zl"></var>
<address id="vt1zl"><del id="vt1zl"><dl id="vt1zl"></dl></del></address>
<cite id="vt1zl"></cite>
返回列表 發帖

[歷史軍事瘋狂] 北宋大丈夫 第1032章 他坑的是整個天下 迪巴拉爵士





啃書│啃書網│啃書閣│啃書論壇│瘋狂中文│瘋狂中文網│瘋狂中文網論壇www.okrg.net 瘋狂書庫www.fkzww.com
    宗室書院開門是件大事,按理官家該來的。

    大清早,改造一新的書院外面,趙允良被簇擁在中間,神色淡然。

    他穿著一身道袍,身邊是孫兒趙仲礦,看著就像是個慈祥的祖父。

    “昨日沈安去求見官家,想請官家來書院指導一番,可官家事情太多……最近西夏和遼人打的太厲害了,官家不敢分心。”

    趙曙假如來了,這便是一個巨大的鼓舞,大家都會覺得前途無量。

    可他竟然不來。

    “遼人此次吃了大虧。”

    趙宗諤來了,周圍的人頓時都避開了五步開外的距離,沒人敢靠近他。

    他得意洋洋的道:“大宋在雁門關屯兵,耶律洪基擔心大宋開關出擊,所以在朔州留下了大軍,結果……結果……嘿嘿嘿……”

    這人在笑,可周圍的人都面無表情的沒有追問。

    捧哏的不給力啊!

    趙宗諤悄無聲息的放了個屁,兩個不怕死的宗室眼睛瞪大,干嘔了一下之后就敗下陣來。

    “遼人的大軍本是準備去西夏的,可耶律洪基嘚瑟來威脅大宋,被大宋打掉了門牙,這下可好了,大宋不怕他,他卻在西夏坐蠟了。”

    “西夏穩住戰局了?”

    趙允良顧不得屁臭,就走近一步問道。

    趙宗諤看來是得了消息,很是篤定,“穩住了,遼人的補給太長了些,不斷被西夏人襲擾,前方西夏人又來了個什么堅壁清野……遼人如今糧草不夠吃,據聞已經開始和戰馬搶食了。”

    “嘖!”

    “原先他們護衛糧道的大軍被牽制在了朔州,耶律洪基可曾后悔了?”

    “他肯定后悔了,只是要面子不肯說。”

    “雁門關一敗,遼人的勢頭就大不如前嘍!”

    “包拯穩重,沈安鋒銳,他們倆在雁門關聯手讓耶律洪基吃了一次大虧。”

    “那沈安年紀輕輕的就是名將,想某當年也曾飽讀詩書,兵書也看過幾本,怎么就沒機會去廝殺呢?否則宗室出個名將如何?”

    一個男子得意洋洋的說著。

    趙允良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不錯。”

    男子大喜,“回頭某就把兵書翻出來,好歹尋機報國才是。”

    這些人哪里知道什么報國,唯一的想法就是弄好處。

    趙允良對此心知肚明,他淡淡的道:“你想掌兵?”

    男子一怔,趙允良撫須道:“宗室掌兵,皇子都不能,你憑什么?”

    男子干笑道:“某玩笑的,玩笑的。”

    有人冷冷的道:“這也是能玩笑的?”

    這是要上綱上線,男子懊惱,正想彌補,有人說道:“扯這些作甚!那沈安身為山長,竟然連官家都請不來,這個書院還有什么搞頭?”

    “是啊!沒有官家來,冷冷清清的,那些人又要嘲笑咱們了。”

    一個新興事物剛開始時,來的人越大牌,以后的前途就越大。

    今日在場的都是宗室,他們陪著兒孫來書院,就是想看看開學的第一天如何。

    可現在看著不對勁啊!

   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   一陣肆無忌憚的笑聲傳來,趙允良轉身,疾步迎了過去。

    趙允讓來了。

    他的左邊是趙頊,右邊是沈安,身后是王雱……

    臥槽!

    這個陣勢很龐大啊!

    官家的親爹和兒子,還有邙山書院的話事人。

    誰說官家不重視書院了?

    老流氓指著這些宗室笑道:“來得那么早,也不知道去灑掃一番,這是等誰呢?”

    趙允良笑道:“這不都在等您來呢。”

    皇帝至高無上,獨一無二,可他的親爹呢?

    連趙允良都要拍拍馬屁才心安。

    “見過郡王。”

    “郡王看著精神大好,龍馬精神啊!”

    “某上月見到郡王很是和藹可親,今日一見,咦,怎么看著年輕了好幾歲?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馬屁聲不絕于耳,趙允讓看著笑吟吟的,很是歡喜,眾人不禁大喜,趕緊又去編新詞來吹捧。

    走進了書院大門時,趙允讓說道:“都在吹噓吹捧老夫,可這些人里,最少七成都在罵老不死,都在想著老夫為何不死,所以……你等盡管吹捧,老夫不會有半分感激。”

    這人……

    哪有被吹捧的人這般說話的?

    尷尬的氣氛幾乎要實質化了。

    一路進去,沈安介紹著那些建筑的情況,趙允讓嘆道:“都是一群畜生,白吃白喝白讀,弄那么好作甚?隨便弄幾間茅草屋,不漏雨就是他們的福分了。”

    這個老不死的!

    眾人不禁滿頭黑線,有人忍不住說道:“郡王,咱們都交過錢了,五千貫一代,一萬貫三代,進來的人都給了大價錢。”

    是啊!咱們這書讀的可不便宜。

    趙允讓語塞,老家伙惱羞成怒的道:“什么一代三代,都是白吃白喝的畜生!”

    你個老東西!

    不少人被氣得面紅耳赤的,有人見趙允讓的幾個孫兒也在人群里,就不懷好意的道:“你家翁翁這般說……畜生畜生的,你等可高興嗎?”

    被人罵畜生怎么可能高興?

    他們覺得這幾人會難受。

    “高興。”

    幾個年輕人很是平靜的說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
    呃!

    “高興?”

    “對,高興。”

    “為何?”

    被自己的祖父當眾罵畜生還能高興?你哄誰呢?

    老趙的一個孫兒得意的道:“能出來讀書,府里多少人羨慕啊!”

    若是不讀書,整日無所事事的,哪有什么意思?

    “可……可你翁翁罵你們是畜生呢!”

    那人不甘心的又挑撥了一句。

    那個孫兒看白癡般的看了他一眼,“我翁翁在家里罵的更多。再說了,出門他罵的都是外人,咱們……他罵多了,不稀罕。”

    你妹!

    這人無言以對,只能低頭離去。

    稍后到了操場上,沈安準備發表一番看法,可趙允讓卻要說話。

    “郡王,這是開學呢,咱……”

    咱能正經些嗎?

    “你放心。”趙允讓得意洋洋的道:“老夫就幾句話,說完就回家。”

    好吧,沈安等人都站在后面,等著這個老家伙發言。

    “能來的都是畜生。”

    一群宗室低下頭,覺得官家的這個親爹真的是……

    “畜生要干活,否則就是白吃白用,那還留著作甚?不如早早的殺了吃肉。”

    趙允讓的話很粗糙,但卻說出了一個事實,那就是宗室都是被當做是畜生養著的。

    有人若有所思,微微點頭,覺得這話雖然粗俗了些,但卻鞭辟入里,揭開了宗室的現狀。

    “不想當畜生就好好學!”

    趙允讓果然說話算話,幾句話一說完,就回身對著沈安點點頭,然后就閃人了。

    沈安很糾結。

    他準備了三千多字的講稿,可老家伙開了個壞頭,幾句話完事,讓他不好再長篇大論了。

    他走上前去,大聲說道:“不想做畜生的……”

    臥槽!

    我怎么就跟著趙允讓說畜生了呢?

    趙允讓是宗室長輩,自然能罵這些人是畜生,可沈安只是個小年輕,哪里有資格。

    一群宗室子弟悲憤的看著他,有人低聲道:“回頭晚上去蹲他,套麻袋打。”

    邊上的幾個人都點頭,一臉陰險。

    “都好生學習,學好了,官家會酌情使用……學不好,來打混的,那報歉得很,哪來哪去,以后就蹲家里吃自己吧。好了,開學!”

    沈安幾句話結束了開學典禮,氣氛終于熱烈起來了。

    官家會酌情使用啊!

    “好好讀書,不然回家打斷腿。”

    “莫要調皮,不然被人打了可沒人幫手!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一陣生離死別般的道別后,學生們算是進來了。

    趙頊視察了一圈,回來說道:“這件事做得好,官家說了,遼人的宗室是累贅,大宋的宗室卻漸漸的蛻變成了幫手,只要書院能辦好,那就是功德無量。”

    宗室是個大問題,很棘手,若是書院能解決這個問題,就是大功。

    “能值幾條腿?”

    “少說七八條吧。”

    沈安笑了笑,“宗室的問題解決了,官家就能丟掉包袱,集中精力對付朝政。這個比起來,大宋又領先了遼人。”

    實際上最關鍵的就是趙曙。

    宗室事務很繁瑣,里面涉及的東西很多,耗費的錢糧更是讓人頭痛。

    趙禎和趙曙有這個魄力來解決這個問題,這便是大宋的福分。

    少了吃白飯的宗室,大宋財政輕松了許多,有更多的錢糧用在各處,用在軍隊改造上。

    可最大的便宜還是被沈安占據了。

    宗室書院主要學的竟然是雜學……

    這個廣告效應有多大?

    連宗室都看重雜學,不學還等什么?

    這年頭讀書人還不算是迂腐,沒有一門心思就等著過科舉的獨木橋,想學本事的也不少。

    這些學生看到宗室子們都在學雜學,會怎么想?

    雜學那么好?

    肯定好,否則那些金枝玉葉怎么會去學?

    沈安在微笑,趙頊見了就狐疑的道:“你怎么笑的和占了便宜似的?誰又被你坑了?”

    不得不說,趙頊的感覺很敏銳。

    “沒有的事。”

    沈安心中得意,心想哥坑的可是這個天下。

    等雜學大行其道時,你們都會傻眼。

    開學典禮結束后,各自回家。

    趙頊始終覺得沈安是坑了誰,那笑容實在是讓人不安。

    等他聽到弟弟趙顥在嘀咕著什么力的作用時,整個人都懵了。

    合著沈安坑的是這個天下啊!

    ……

    第三更送上,晚安!求月票。

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TOP

收入水平不到自城市平均水平的一半,給所在城市抹黑了!(在YouTube的新聞,資本主義經濟學家說,全世界霸道不到10%的人占據著90%的財富,刨去這部分,看平均值,你可以挺起胸膛,這種制造階級矛盾,破壞社會和諧的言論難怪會被封端口)
還不起30年的房貸,我改去租房,在房租的壓力下,我一直用唯心主義樂觀精神支持著不去見馬克思。   
不少開防盜章的作者,自爆倒霉事,如果是假的那是時候不到,如果是真的,那就是開防盜缺德沒人品,詛罵人太多了。
好多挨噴的寫手抱怨請訂閱后再噴,其實他們也知道那是別有用心的寫手小號噴的,就是借機求訂閱開延時假章節。很多開延時假章節的寫手為什么不防了,要么是專心文筆,訂閱高了。要么就那么多人訂,不專心提高文筆,沒意思了沒訂閱撲了。
一覺醒來。日上三竿。有日。有上,有小三,還有和諧版的干,簡直是成語中的戰斗語!

TOP

返回列表
老时时彩012走势图
<del id="vt1zl"><ins id="vt1zl"></ins></del><ins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/i></ins><var id="vt1zl"><del id="vt1zl"></del></var>
<menuitem id="vt1z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t1zl"></var>
<cite id="vt1zl"></cite>
<listing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/i></listing><address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/i></address>
<menuitem id="vt1z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t1zl"><span id="vt1zl"><th id="vt1zl"></th></span></var><ins id="vt1zl"><span id="vt1zl"><progress id="vt1zl"></progress></span></ins>
<progress id="vt1zl"></progress>
<cite id="vt1zl"><del id="vt1zl"><address id="vt1zl"></address></del></cite><thead id="vt1zl"></thead>
<address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address id="vt1zl"></address></i></address><progress id="vt1zl"></progress>
<var id="vt1zl"></var>
<address id="vt1zl"><del id="vt1zl"><dl id="vt1zl"></dl></del></address>
<cite id="vt1zl"></cite>
<del id="vt1zl"><ins id="vt1zl"></ins></del><ins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/i></ins><var id="vt1zl"><del id="vt1zl"></del></var>
<menuitem id="vt1z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t1zl"></var>
<cite id="vt1zl"></cite>
<listing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/i></listing><address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/i></address>
<menuitem id="vt1zl"></menuitem>
<var id="vt1zl"><span id="vt1zl"><th id="vt1zl"></th></span></var><ins id="vt1zl"><span id="vt1zl"><progress id="vt1zl"></progress></span></ins>
<progress id="vt1zl"></progress>
<cite id="vt1zl"><del id="vt1zl"><address id="vt1zl"></address></del></cite><thead id="vt1zl"></thead>
<address id="vt1zl"><i id="vt1zl"><address id="vt1zl"></address></i></address><progress id="vt1zl"></progress>
<var id="vt1zl"></var>
<address id="vt1zl"><del id="vt1zl"><dl id="vt1zl"></dl></del></address>
<cite id="vt1zl"></cite>
jdb夺宝电子变脸 广东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三国风云单机版破解版 中日韩美女 培训机构加盟哪家好 真钱棋牌游戏排行榜dtv 游戏行业怎么赚钱论文 四川时时彩app下载手机版下载安装 竞彩篮球混合过关 内蒙边锋麻将作弊器 拉萨沐足好地方 新时时彩兑奖规则 下载无网络单机麻将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重庆时时彩计划彩八仙 广东快乐十分群